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之無題

原本以為世界上最難的作文題目就是限題作文,其實現在看來如題最難寫。正如高考作文,可是怎麼能在看似關乎情景有相距甚遠的限定意義中找到黃金分割點就成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以前看古人的文章總是能在眼花繚亂的題目中,很清晰的看到幾個醒目的題目,他們都很雷同,那就叫做《無題》,李商隱寫過,而且它的無題很有名,大家都能琅琅上口的誦出,但是能琅琅上口誦出的也無非是關於風花雪月的章節。正如有很多人看文章也就是斷章取義,其實當你真正閱讀過,你會發現,作者的理解和你是大相徑庭的。這種囫圇吞棗的閱讀,毒害了很多在現實中茫然的人,本來想在精神上汲暖,反而受了一身風寒。無題是無念嗎?答案彰然。凡是是無題的文章大有可讀性和可思考性。當然我這篇除外,我只是做個附庸風雅的閒人在這裏百無聊賴的發牢騷。
  
  曾經摘抄多一句話叫做::“人類一思考,上帝就微笑”。當時一直覺得米蘭昆德拉談這個是鼓勵人去思考,而且我從歌德那裏也找到依據,歌德說:“缺少知識就無法思考,缺少思考就不會有知識”,所以一直堅信這就是他這篇文章的所指。可是時間長了,當我再次有幸讀到他的原著的時候,我真的很汗顏。他表達的或許真就喝當初我理解的初衷判若夏冬。米蘭昆德拉說的意思是,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而不是微笑,因為人類越思考,真理就離他越遠,因為人們跟他們想像中的不一樣,思考的從來就不阻礙自己進步的原因,思考的目的在於找出自己的弱點並實踐改進,想的太多而不做,或不想而假裝接受,這才是上帝發笑的原因,因為這種思考叫做------自己騙自己。他的一本小說叫《生命不能承受之輕》,我的真實感覺就是味同爵蠟。我思索不到作者深刻的主旨,這樣給定的題目卻令我浮想聯翩,想像力這時候長了羽翼。生命不能承受的是輕?生命不能承受的應該不是存在,應該是作為自我的存在。而這種存在是沒有人能拒絕,或者說的決然一點,你無法回避。所以種必然,才會沉重,但是因為沉重,所以更有價值。無題或許更適合現在的生存吧,你可以在廣泛的空間內大展拳腳,不論的你是手臂伸向什麼地方,你首先要相信,是寒冷的冰雪世界,然後讓自己化成生命的熊熊烈火,驅走世界的嚴寒。即使你自顧不暇,這樣的溫暖會有持之以恆,永恆不變的光芒照澈萬物。有人說世界毀於火,有人說世界毀於冰,根據我對欲望的見解,我同意毀於火的觀點。我一直認為,外表冰冷,內心火熱的人會將自己燃燒的像鳳凰涅槃般壯美。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努力就是找到自己的燃點。不一定多麼高,也不一定多麼難,不必勞煩去找到系鈴人。有時候,而且大多數的時候,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系鈴人。一切問題都是時間問題,一切煩惱也多是自尋煩惱。重要的是你願不願意去越過那個你認為重於泰山而多數人認為無關痛癢的劫。
  
  鳳毛麟角的人現在濟濟不敢誇下海口,但是確實是存在的,這個有著深厚底蘊的土壤缺突然變得貧瘠不堪,不是畸形就是蔫殘的枯枝敗蕾。等待“乘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的復興之景色就遙遙無期了。一日Jusin看到我脖頸上的自由女神像,不知是處子何意說我不願在於國人為伍。對於外國友人我一向很友好,我的態度一直都不卑不亢,他們在別人的繁文縟節,到我這就刪繁就簡三秋樹了。他們基本都品過我強勢的口氣。這回我很恭敬仰著頭微笑的用英語回敬了他,大體意思是,我覺得世界是沒過國界的,真如藝術一樣,是人劃分的,如果你從月球上看地球那些疆域根本都是子虛烏有的,是臆造的。我理解有信仰的人,我也崇敬有信仰的人,但是你說的這句話我不敢苟同,自由女神像也是法國人送的禮物,它的原始製造並不是代表美國,而是自由。至於我想不想當中國人,這個沒有什麼可探究的吧?我覺得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您覺得呢?他漲紅著臉看著我說:”Justkidding"。事後我陷入沉思,我真的是在一個這樣人人唾棄,道德淪喪的大地上嗎?我想就算是這樣這裏也是我的根,人有時候就不得不認命。如果拼命掙扎或許真如陷入淤泥的人一樣最後在掩口殘喘中滅跡。可是不掙扎也會在夜幕下漸漸成為向心力的方向沉淪。這個時候每一分鐘綻放的光彩都那麼淒迷,我喜歡歷史學家用的一個詞就是“悲壯”。正如當年“攜來百侶曾遊,憶往昔崢嶸歲月稠”中流擊水之地,高頌《正氣歌》一樣的豪氣。而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我很慶倖我能熱淚盈眶,我還能被什麼所感動,能在激流中,愜意欣賞美景種種,景色無處不在,當你的眼睛成為了框景,你的世界就是園林的世界,北方園林也好南方園林也好,氣勢恢宏或是淡雅恬靜相互交融,精緻的生活從此開始。《希臘神話》中,上帝為了懲罰人類,眾神製造了潘多拉,這個完美的女人帶著災難的盒子來到了人間。人類的智者普羅米修斯拒絕來自奧林匹斯山的一切禮物,當然包括這個,而大多數的男人還是走不出泛泛的圈子,正如他的弟弟。當他打開了盒子,所有的災難頃刻間傾瀉而出,因為恐懼,他合上了盒子,裏面僅僅就剩下一樣東西---------希望。不能像普羅米修斯一樣智慧,所有我們一直在犯錯,但是不過你做過多少錯誤荒謬的事情,要記得你的盒子裏面還有這麼一樣東西-----希望。希望在,一切還都在。
  
  我不是米蘭昆德拉口中的智者,我想大多數也不是。我喜歡思考,因為思考讓我覺得我真實的活著,不管是生活讓我們經歷的什麼,讓人痛,讓人苦,讓人悔,讓人快樂,讓.............這些都會讓我們真正的感覺存活著,而不是一場過場戲。我想人如果真的能享受過程,關注結果,那麼會活的或許會很圓滿,但是,只是或許吧!
返回列表